HDHAzchy__xing

机票与酒店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飞机晚点,我很难受:(,剧情奇怪没有逻辑,不喜莫说,我是小仙子我才不听,勿上升真人。

1、

黄其淋从酒店出发的时候经纪人忽然一拍脑袋,悲痛欲绝地看着他。

黄其淋看他这个眼神就知道没好事。

“怎么了?“这跑来跑去的这些赶通告的日子里公司这个给他分下来的经纪人跟了他好几年,有时候黄其淋根本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经纪人。像累到不行的黄其淋得开车去接站路口不知道电视台往哪儿走的经纪人的事也时有发生,他感觉公司这分明是给自己派了个儿子下来。

“我刚退房的时候机票落前台了。“经纪人紧张地打着哈哈,黄其淋坐在副驾上捂着脸,脸青一阵白一阵,朝经纪人虚晃了半天拳头,最终还是瘫倒在真皮椅上。

“你重新订吧,现在离酒店太远了,赶回去赶不上飞机。”

“好好好,谢谢黄老板。“经纪人坐在驾驶座上,左手抓着方向盘右手从外衣里掏出手机来,老太太似的把眼睛贴到屏幕上。这经纪人租来的车瞬间给黄其淋来了个灵车飘移,吓得他出冷汗。

“你把手机给我我订,你开你的车。”黄其淋吞了口口水,一把抢过手机。

滑开携程,他看了看订票窗口,飞机还有四十五分钟起飞,头等舱订满了。

“……”黄其淋转过头,“你说要是我坐经济舱,粉丝们会不会觉得我很省钱。“

“他们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咱老板肯定要上火。”

“如果我跟老板十几年的交情呢?”

“那丁程鑫更不可能客气一点了。”

“……”黄其淋平生第一次觉得这个看上去傻乎乎实际上也傻乎乎的经纪人说的话很中肯。他拍了拍五十码往前开的经纪人的肩膀,“敖子逸?”

“?”

“回去吧,咱过去也登不了机。“黄其淋很绝望。

他可能是第一个因为粉丝占了满了位而买不到飞机票的明星。

2、

敖子逸用他开儿童摇摆车的速度调转方向又开回了酒店,果不其然看见了他俩的机票,就搁那金碧辉煌的垃圾桶上。

与此同时有一架飞回重庆的飞机在暮夜里腾空而起,带着一阵风,温柔而清晰。敖子逸趴在新订好的房间里,给丁程鑫发完信息,又定好第二天的机票,黄其淋从厕所里走出来,头发湿湿的,像一只金毛狮。

敖子逸翻身坐起来,给黄其淋扔过去一条毛巾,黄其淋摆出架势来一把接过,敖子逸很满意地抿了抿嘴,给他鼓掌。

“你定好票没?”黄其淋坐到敖子逸床边上去,“几点的?”

“好了,晚上十一点的。”敖子逸点了点头,“不过今年我们可能要在飞机上过年了,就你跟我俩人,有没有感觉很凄凉。“

“更早一点的没了吗?”黄其淋叹了口气,毛巾搭在肩膀上,头发是湿的,刘海上的水渍顺着他分明的脸部轮廓往下滑,滴到他身上的黑汗衫上。敖子逸把手机丢到黄其淋怀里,让他自个儿看,很顺手地抄起挂黄其淋脖子上的那酒店毛巾给他擦起头发,那呼噜毛的阵势,跟搓面一样。

黄其淋熟门熟路地指纹解锁了敖子逸的手机,滑开航班表。三十的飞机人多的要命,也就只有十一点人少。

“诶你力气小点,”黄其淋从毛巾下挣脱出来,忿忿然甩了敖子逸一脸水,“那就十一点吧,我跟你又要跨一次年了。”

敖子逸盘着腿伸长手,又把黄其淋的脑袋抓到毛巾底下,颇为无奈地耸了耸肩,“年年跨年都在一起,今年好不容易跟公司说好推了春晚,还是跟我一起跨年,你冤不冤枉。“

黄其淋任由敖子逸揉,闭着眼睛把脑袋很干脆地磕到了敖子逸的肩膀上打了个哈欠。

“你会不会想家?”黄其淋从敖子逸手上把湿透了的毛巾扔到床头柜上,自己抓了抓头发,“多久没回去了?”

“还好,”敖子逸转了转眼珠子,“有你在的话其实还好。“

“那我可真荣幸。“黄其淋伸了个懒腰,褪去妆容以后的男孩看上去温柔体贴,不想在舞台上那样有距离感,像是个邻家大男孩,能够跟你一起在花园里乱跑喷水枪玩的那种。

敖子逸看他一连打了那么多哈欠,也知道黄其淋今儿个累的要命。酒店里安静,落地窗外的一片阳台上亮着白色的星星。像是白色的小花缠绕着一棵孤独的树。他看着另一个床上摆着杂七杂八的行李与衣物,还有一些粉丝送来的信件装在一个袋子里打包好了,凌乱无序,却有种家的错觉。

可他懒得收拾。:p

黄其淋先是拉着他的那件独角兽睡衣,拍了拍他帽子上的那个角。

“你打不打算回你床上……”“不打算。”

“……”

“黄其淋,我用我的良心发誓,我这次不会踢你了。”

“你每一次都是这么说的。“黄其淋微笑。

“相信我,我要是睡的熟就跟猪似的,动也不会动。“

“那好吧……”“万岁!”

敖子逸一撩开被子就钻了进去,只露出两只眼睛。黄其淋把他往旁边推了推,也钻进被窝里。白色的被褥里鼓鼓当当,敖子逸的睡衣毛茸茸的,黄其淋想幸好他这次没把家里那件一模一样的给带出来,不然明早起来毛得飞上天。敖子逸转过脸,跟他眼睛对眼睛,脚踹了黄其淋一下。

“……”黄其淋无语凝噎,表示我不知道你到底想要搞什么。

“……你的脚怎么那么冰!”

3、

-:我贼几把羡慕阿黄哥的经纪人了。

【有人爆料说阿黄哥跟他睡一个床。】

黄其淋半夜睁开眼睛,看见敖子逸仍旧睁着他那大眼睛看着手机。

“睡觉了。”他把手机抓过来丢到隔壁床上去。

“我就差那么一步我就过关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玩完!”敖子逸愤极,把两只手一拍拍上黄其淋的脸。

“睡觉了,明天我们还要出去玩。”

“真的?”敖子逸狐疑地看着他,“明天?”

“陪我去玩一下呗,我都好久没有空闲时间了。”黄其淋的脸被敖子逸用手挤着,说话声音有点含糊不清。敖子逸觉得黄其淋这张脸看起来很好笑,像豌豆射手似的。

“那你把手机给我,我去订票……”

“不行。”黄其淋用手捂住敖子逸的眼睛,语气斩钉截铁,“睡觉。“

【阿黄哥不是在公司综艺上说过吗,他经纪人睡觉特不老实,阿黄哥我也不老实啊!】

黄其淋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仍旧差不多整个身子都在窗外面,罪魁祸首还在睡觉,左腿踹在他肚子上,看着像极了在拍武打片。

黄其淋不太明白,他演的电视剧里边一块儿睡觉的两个人睡着睡着就抱到一块儿去了,敖子逸为什么每一次都那么清奇。

他把敖子逸的腿给掰回去,觉得他倒着的姿势特别好笑,索性又动了一下手脚,硬生生把一武林大侠搞成寿终正寝。他看着觉得好笑,揉了揉躺在床上的敖子逸的头发,又趴上床,领过电量只有百分之十的手机开始订票。

敖子逸咂了咂嘴,忽然一个翻身,腿又踹了过来。

黄其淋,KO。

【阿黄哥还说过,他跟他经纪人都有恋床癖,通常躺着躺着就死在床上了。哦。】

敖子逸起床的时候看见黄其淋两眼无神地看着手机,手机举过头顶,人像长床上了似的。

“几点了阿黄?”

“十一点。”黄其淋仍旧两眼无神地打开了微博。

“?!”敖子逸觉得这时间快的有点吓人,“你吃早饭了没?”

“还没有。”

“你起床多久?”

“四个小时了。”

“……”

敖子逸叹服于黄其淋赖在床上的毅力与被自己踹着还是躺在床上不肯动的勇气。他从黄其淋手上抢过手机潇洒地订了个外卖,又企图很酷地丢回黄其淋手上。他力气有点大,手机一飞直接飞上了另一张床,黄其淋看着它这样一飞,啊了一声,很痛苦地扭过头去看他。

然而他就这样悲愤地看着敖子逸,并不打算下去捡。

“你捡。”

“不,你捡。”

“我不捡。”

“我也不捡。”

“你去。”

“我不去。”

“你丢的诶。”

“你的手机。“

“我被床抓住了逃脱不了。“

“好巧,我得了一下床就会死的绝症。”

“那我们点的外卖怎么办。”

“叫你要点咯。“

“反正我不下去。”

“我也不下去。”

外卖小哥:希望两位先生以后不要再玩这样花钱的游戏了我们的工作时间也很宝贵的谢谢。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阿黄哥和他经纪人有一张机场返图露出了手,他们是对戒!】

黄其淋表示,要不是敖子逸用那只戴戒指的手塞进自己的衣领里他是死也不会起床的。

敖子逸表示,在黄其淋拿到戒指的那一天就应该知道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子的。

黄其淋起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两三点多了,敖子逸很激动,他觉得中餐与早餐都一块儿吃的他们真是省钱,丁老板应该给他们发奖金。

“你定了游乐园的票吗?”

“定了,三点以前拿票。“

“……要不然,我们就退钱吧。“

黄其淋百无聊赖地抓过敖子逸那个戴了戒指的手,同他十指相扣,戒指一块儿响。

“我们又省了不少钱。”

【你们难道不知道吗?据可靠消息报道……】

“那我们干嘛。”

“睡觉。”

敖子逸把被子蒙过头。黄其淋在一辆黑暗中看见了敖子逸那双黑亮的眼睛。

4、

【他们两个早就在一起了啊?】

5、

飞机准时起飞。

飞机跑道在视线中渐行渐远,最终成为若隐若现的一道弧线,敖子逸趴在飞机旁的小窗上往外望,天际线从他的眼睑正上方开始,逐渐往下,最终眼眶中一片黑暗。飞机上是昏黄幽暗的灯光和时不时响起的类似于催眠曲一般的前座电脑声。

新年之际,黄其淋听见飞机上也有人在倒数,声音激动。敖子逸回过头来看着黄其淋。

他们才没有倒数,倒数一点也不酷。

他跟黄其淋说,黄其淋跟他说。

“新年快乐。”

月亮很圆。

评论

热度(198)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