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HAzchy__xing

乱扯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第一人称瞩目,勿上升真人

BGM:starving

0、

“我除了我爱你,一切都在乱扯。”

1、H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那个陌生人。他的手放在他的行李箱上,大大咧咧地面对我敞开,盘着个腿坐在火车散发着霉味与汗臭味的床榻上。

我们已经冷场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他也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似乎在等着我说话。

可我也不知道该跟他讲点什么好,看我平生伶牙俐齿,现在啥也想不出来,只能看着他的手放在他的行李箱顶上,眼睛看着我,用非常人的耐心等着我开口。

我咳嗽了一声,他忽然放松了肩膀,长舒了一口气。旅途中拥有一个聊得来的室友是件很重要的事,我们都在刚才的半小时给对方打分,我给他打的分很高,毕竟他今天穿的衣服看上去很衬他的气质,而他长得也很好看。

要是乐意,我也可以什么也不做,仅仅只咳嗽一声,然后继续我们尴尬的对望局面,直到他再也无法忍受。

但我挪动了下枕头的位置,将它垫到脚边,并从行李箱中拿出了我的小救命,塞进我的怀里,并任由我的行李箱打开,让他看见我箱子里那一大沓书籍。

他也咳嗽了一声。

“你的猴子很可爱。”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像一个摇滚歌手。于是我又给他加了几分。

“嗯,你叫他小救命就可以了。”我摆了摆小救命那两条又细又长的胳膊,朝对面的人晃了晃,“对了,你是个重庆人,叫敖子逸?”

他瞪大了眼睛,黑眼珠像个小小恒星。我喜欢眼睛好看的人,所以我又给他加了一分。

“是的,但是你怎么知道?”

“你的箱子,箱子上刻了你的名字,在你打开行李箱之前我有看见,而且你的家人在同你告别的时候说了你的名字。”我耸了耸肩,“然后我刚才进来搬东西的时候闻到了辣椒酱的味道,重庆那家火锅店很好吃,离火车站也近,我妈也喜欢在旅游之前带我到那里去解决一餐,家人的通病。”

“酷。”他仍旧膛目结舌,像是不敢想象自己所看到的,不过所幸他还是打开了话匣,把身体往前探了探,像是有许多话想说,“你是侦探吗?或者说二十一世纪的福尔摩斯?”

“不,我在乱扯。”

“……”

我的确是在乱扯。知道他是重庆的因为他跟我一块儿上的车,我们都在重庆上的车,知道他叫敖子逸是因为验票员查身份证时说话的声音大得出奇,我乱扯一通,然后抱着我的小救命朝他摆了摆手,勾起差点就要憋不住的笑。

我看见他郁闷地看着我,像是不相信。于是我很真诚地朝他投去目光,又挥了挥我的小救命的胳膊。

火车发动了很久,但还没到吃饭的时间。车间外飘着一股更加令人难受的烟味,它同女人的香水味与男人的汗味混在一块儿,像是一枚生化武器。

“你叫什么?“

“黄其淋。让我再猜一猜,你是趁着寒假放假出去体验生活,并且跟你父母争执了很久?”

“这个是……?”

“猜的。也是乱扯。“

“……”

我好心提醒,“你应当笑一笑,这是个不错的笑话。“

“……”他真的笑了,所以我又给他加了一分。

分满了。

2、A

我初次见到黄其淋的时候没有想到他是个满嘴跑火车的人。他比给我的第一印象看上去好多了。

我跟家人分别以后坐上车,准备好好收拾自己的东西。他是在这个时候走进房间里的,带着他那个纯黑的箱子。我站起身打算出去透口气,正好与他擦肩而过。

他同我一般高,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用一条黑色的围巾把下半张脸裹得严严实实。他本来肤色就白皙,这样一衬显得更加好看。

我出去了没一会儿,很快就被窗外的烟味呛回了包间。他坐在床上,箱子也放在床上,摘下围巾以后露出轮廓鲜明的脸,我看着他似乎欲言又止,便等着他发言。

后来发生的事有些无厘头,不过我同他算是相处的愉快。

这个包间有四个床位,两个人退了票,只剩我们俩。有人赶着要回家,正好赶上春运前夕最后的风平浪静。火车滑过轨道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我能闻见外面的山川流水。

我抱着他的那只叫小救命的猴子,用在重庆时一时兴起捡起来的石头丢到窗外去,给它找一个新家,又忧虑起重庆口音的石头和云南口音的石头沟通会不会有障碍。

黄其淋从房外边进来,给我端来饭和他自己冲泡的清茶,坐到我对面去。我们一起听着风呼啸而过的声音,仿佛捕捉到了大地在呼吸。

他不肯告诉我他是为什么要去青海,而他第一天就乱扯着把我的行程摸得一清二楚。我学不会他乱扯的技巧,虽然他说我就算不乱扯说的有些话听起来也想在乱扯。

我忿忿然说到你在讲什么呢,他挥挥手,又递给我一杯他自己泡的茶,茶叶漂浮在水面上,水被染的像玛瑙。他泡茶很好喝,人也大方。我朝他笑了笑,发现他在看我。

他托着腮,表情温和或者说温柔,将手放在他那个盘上床的腿上。他的腿很好看,像两根竹子似的。我问他是不是不敢去四川,他问我为什么。

“因为熊猫会啃你的腿啊。“

他的眼角浸着笑意,盈盈的,“乱扯。”

我跟他会捆绑在一起两天,这两天里他起码对我说了十次乱扯,四次是抱着他那只叫小救命的猴子,让它张牙舞爪地在他怀里跳舞,六次是轻拍我的脑袋,说我乱扯。

我耸耸肩,表示无奈。

有人说过,在旅途中遇上的人会终生难忘,因为会随着那些风景被永久珍藏。

黄其淋听我这么说,凑到我脸前来。脸上细细的绒毛被窗外愈发晴朗的天气豁然开明,仿佛晶莹剔透。我看见他的眼睫毛,密而长,像一片针叶林。我快被那片针叶林吸进去了,盯着针叶林下的那两颗黑色宝石,一动也不动。

“看清楚了没有?”

“?”

“我说,看清楚了我没有?”

鬼使神差的,我抓住了他的胳膊。

“没有,让我再看看。”

3、H

通常一个人的第一印象能决定之后两人相处的关系好坏,甚至能决定想不想跟他谈恋爱。

我躺在床上,望着火车的铁皮顶。空调暖气正在往下滴水,滴在我的被子上。敖子逸在我正对面睡着,也有东西在往下滴水。

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很不错,所以从在半夜两三更的时候摸黑爬下床,从下铺给他拿了个布条,又两眼一摸黑到处抓,抓着他床铺上的那个铁皮梯悄悄上了他的床,小心避着睡得横七竖八的他,将布条塞在滴水的地方。

他身材瘦高,像是把自己折叠起来放在这张硬铁床上了。我小心翼翼避开他的身体,踩着空档处走过去,弯着腰去把布条塞好。他翻了个身,我吓得不敢动,生怕吵醒他。我觉得我站在他床上的时候见鬼的特别像小偷,蹑手蹑脚。

我只是想帮他塞个布条?!

事情办妥了以后我又踏着原来的空位打算下他的床。眼睛在习惯了黑暗以后能够就着月光看清他的轮廓,他的脸部线条分明,五官更是排列的很让人舒服。没有去当个唱歌的真是可惜。

我在心里又拿起那个评分的板子,给他加了两分。

我正想着,他忽然一伸腿。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倒在他身边的那个大枕头上了。硬铁床上摔倒仿佛高空坠落进水泥地。我还没反应过来,牙齿磕到了上嘴唇,鼻子里酸酸的,像往里头塞了一整个柠檬。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他一只手伸过来,又把脚搭在我腿上。我嗅到他身上的香味儿,是水果的清爽味道。他闭着眼睛,睡得很安稳,看上去一点也不闹,连着他那些动作甚至还把被子给捋过来了不少。

我还是第一次这样在夜里看着一个人。我僵直着身体,眨了两下眼睛。他呼吸的时候空气都能传到我身上,我叫苦连天,索性转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点的位置。

该死的第一印象,我根本就不想吵醒他。

我这个晚上数了一整夜他的眼睫毛,他抱着我一整晚也没松手。当第一缕阳光照进绿皮火车的车厢里,我们很快到了一个中转站。我闭着眼睛打了一会儿盹,当再次睁开眼睛,他的脸完完整整地被阳光照上,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与清爽。他睁着眼,看着我。

我的月老与丘比特,你一定是在乱扯。

我有点慌张地发现,我根本挪不开目光。

我就算再怎么乱扯,也知道这是什么。

4、A

黄其淋早上看上去没有睡好。

我当然也是。

这个人早在午睡时就把我推上贼船,我根本就扎进那个针叶林里出不来,他还想晃晃脑袋跑开?

当他在半夜帮我塞上布条的时候,我看见他的手部轮廓,与姣好的面部线条。半夜的月光不是特别明亮,我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那个滴水的空档我本来不在意,我也在担心他那个正对暖气口的床位。他悄悄爬上我的床时自己也没注意到,他的头发扫过我的眼睛,如同一片云一样,蓬松而柔软。我闭着眼睛强装镇定,听见了他自言自语的所有内容。他帮我解决了睡眠问题以后打算走,我觉得躺着不舒服,就伸了下腿,一个不小心,他就倒到我的枕头上了,还是脸朝下。

我觉得这样这张床才算被完整填满了,索性把手搭上他的肩膀,仿佛在嗅着什么的把他搂紧。

我是乱扯的。

我当然是故意的。:p

他躺下后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打算放弃,把脸转向我。我紧闭着眼睛,假装已经睡的很熟了。

假装着假装着就真睡了。

日照三杆时我起来,发现他也搂着我睡着了,口水流满了我的白汗衫的整个肩膀,脑袋就磕在他的口水上。有人走错了房间,看见我们俩浑身一震就往外走,我诶诶了两声,黄其淋没醒我倒也没能把他撒手。

我总算明白我姑妈为什么始终反对我出门单独去旅游了。

独身旅游易出柜,防火防盗防室友。

他起来以后整个人都呆住了。他看着我的眼睛,我看着他的针叶林。

“如果我说,是你硬要把我拉下来睡的,你信不信。”黄其淋过了很久才艰难地开口。

“哦——”我撑着床,看着他,推了他脑袋一下,“你乱扯。”

他看上去很绝望。

然后下了床,给我买了个面包和牛奶,墩在下床。我换好衣服以后他才回来,坐在下床昂头看着我的时候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好像又冷场了,我等着他开口他等着我开口。

我勾着脖子觉得挺难受,估计他昂着脖子也觉得很难受。

“我要不下来吧?“

“好,下来吃早餐吧。“

我抓着馒头啃,用余光去瞄他的表情。他也假装对那个馒头很有兴趣似的,一直打量着它就是不下嘴。我觉得我是那个馒头都觉得煎熬。

吃完早餐以后差不多还有三个小时到中餐放饭时间。我喝着他给我买的麦香奶,有点好奇他为什么要买榴莲牛奶来折磨自己。

我是说,我们重庆血统,读都读不准,难道不是虐待自己。

“我喜欢吃榴莲。“他挥了挥手上的包装盒。

“我喜欢吃柚子。“我挑了挑眉毛,“不过麦香奶也很喜欢。“

他一时不知道接什么话,我们又冷场了。

想想也是,你会怎么接一个刚在他的床上睡了一夜的人那句我也很喜欢。

所以他憋得面红耳赤,忽然眼睛一亮。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我可太喜欢他的眼睛了。

5、H

当我在“是吗我了解你吧“与“哦要不留个联系方式我是卖麦香奶的”这两个乱扯的答案中想了好一会儿,最终选择更干的去转移话题。

我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他仍旧喝着他的麦香奶,上下点了点头。我咂了咂嘴,忽然灵机一动。之前同姐姐坐火车我们总喜欢背成语,乱背一通以后就算再僵也能迎刃而解。我称它为世界上最无聊的破冰游戏,可关键时候有效。

“轮着说成语,必须含某一个字的那种,认输的抱着小救命出去跳交际舞。“

“玩这么大?!“

“嗯哼。“我用一种你怕了吧的眼神看着他,他也就答应了下来。我抬头往窗外望去,一碧如洗的蓝天上飘着一朵云,火车驶过时正好有一朵心形的云飘在山脉上,仿佛那座山正在对这天地诉说爱意。敖子逸也回过头去,我们看着那朵云,心情很好地再看着对方。

“心。“我说,看着他那张需要上保险的脸,“第一个是成语里面带心字的。“

“谁先来?”

“你?”

他耸耸肩:“心惊肉跳。”

我:“心乱如麻。”

敖子逸:“心心相印。“

我:“心口不一。“

敖子逸抿着嘴想了好一会儿才再说:“心神不宁。“

我:“一心一意。”

敖子逸:……

我憋着笑意上床去帮他把小救命给拿下来,丢进他怀里。不得不说看着他吃瘪的那副可爱样子我很受用,他抱着小救命,不肯认输地朝我探过脑袋来。

“全都是你。“

“?”我抗议,“你乱扯一次试试,心呢?”

“在你那儿啊。”

“?!”

也许他觉得我吃瘪的样子也很受用吧。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眼睛里那个小小恒星。他好像在发光了,五彩斑斓,像夜空一样浩瀚无垠。

“你乱扯。”我强装镇定,把小救命塞到他的怀里,“想躲避交际舞滥用情感手段是不可取的。”

他看着我不由笑出声。我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笑成这样子,那么爽朗,能闻见夏天的海风,裹着阳光滚过海面,带着风味飘进人的眼睛。

他张了张嘴。

6、A

“我从重庆来,我还从成都来。

“我来自内陆,也来自海洋。

“我喜欢童话,也相信世上没有美好。

“我知道你来到青海是为了当义工支教,我也知道你不是一个温柔的人。

“我是文学系学生,知道的成语数不胜数,一抬手五千字上下洋洋洒洒。

还有我爱你。

“我除了我爱你,这一切都在乱扯。”

7、H

我不乱扯。

我爱上了一个见面不超过两天的家伙。

小彩蛋:

A:您到青海来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H:去青海湖骑单车。

A:这么简单?

H:那你是来干嘛的?

A:我带着魔法师的宝藏从重庆长途跋涉,为了潜入青海湖深处去找到失落已久的城市,将最大的红色宝石镶嵌在最深处的宝剑上,镇压住能够毁坏世界的怪物,并且遇上一个名叫黄其淋的少年,和他过上幸福愉快的生活。

H:……

A:我在乱扯。

H:我知道。

A:这次轮到你笑了。

评论

热度(202)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喵喵喵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hhh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3.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