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DHAzchy__xing

新年行歌

艾里芬特:


CP:敖子逸X黄其淋

我说:请勿上升真人||周围的人又在秀恩爱了,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无奈呀(嚎啕大哭.jpg)||新年快乐💕

0、

你是我过了多年没有遗失的CD。

1、

半夜三更正,黄其淋从口袋里拿出钥匙。

外头的天乌压压的黯淡,路灯的光盘旋在那么一小块空间里,费力却爬不上楼来。他眯起眼睛,把手机屏幕摁亮,就着刺眼的光去捅那钥匙孔。

他发誓下次再由着老板去不带薪加班,他就……他就……

内心戏很多的他叹了口气,他啥也干不了。小时候的短剧里头他是老板,通常会穿着不合身的西装骂骂咧咧道加班加班,如今天道好轮回,他在办公桌里朝九晚五,他的老板或者是校长总会温情而和蔼地扣扣他的桌子,说小黄啊,你今晚,留一下。

他想起一张许久不见的脸,熟悉的要命。他喜欢了这个人很久很久,从众人仍旧记忆重庆有人叫黄其淋开始,到只有那么一个年级只知道他是黄级长。

人民教师,人民教师,我是为祖国的花朵奉献生命的辛勤园丁。黄其淋拍拍自己的脸,抖擞抖擞精神还是进了房。

他澡也没洗就和衣睡了,房间甚至都没回,只是硬生生把腿挤在窄小的沙发里,窝成一个鸡蛋,还是西装革履的一颗蛋。

差不多浑浑噩噩到快要睡死过去的时候,外面有人絮絮叨叨地开始讲话。一个人说话抑扬顿挫精神抖擞,像是在安排工作事宜,另一个人无精打采,差不多等到三分钟才应一声嗯。

黄其淋转了转身,艰难地把自己没盖被子的身子在十月份末稍显暖和的城市里转了个边。

明天就到了周末,他可以睡得晚一点。

黄其淋咂了咂嘴,一个没留神滚到地上去。

“你可长点心吧,我给你换了多少公寓了,房价现在不便宜,也不带你这样玩的啊。”

“嗯。”

“不是我说你,上节目就那么落落大方的把家庭地址说出来,还具体到房门号码,公司差点没气死。要不是你有个我这样的经纪人你估计还不知道怎么死。”

“嗯。”

“……”

“嗯。”

“你嗯嗯嗯你拉屎呢?!”

“我不是以为他会来找我吗。谁知道没有。”

“不是我说你啊敖子逸……”

黄其淋听到这句话一个激灵从地板上爬起来,凑到门前去听那两个忙或者搬东西的人有一言没一句的谈话。

“……你是个公众人物,你能不能成熟点?“

黄其淋绝望地透过猫眼看见眼妆还没来得及卸的敖子逸打着哈欠,搬着两箱CD和杂志走进了正对面那间空空荡荡的房间。

黄其淋看着那个在电视机前在手机上在广告牌上衣装华丽的笑容温柔的人打着哈欠钻进对面的屋子里,终于还是在十月的夜晚丢失了睡眠。

2、

他这么多年早就养成了早起的习惯。

三点睡八点起,换好运动服,黄其淋站在门口正锁好门,回过头正好听见对面有敲门声。

他一怔,把钥匙放进兜里,转过脸去看见敖子逸卸了脸妆,黑眼圈一个两个大,手上拿着垃圾袋,正好推开门,手还抓在门把手上。

“阿……黄其淋?!”

敖子逸的声音本来就低沉,又沙哑的不行,听起来鼻音很重。黄其淋被他这句话酥的心里一软,没忍心扭头就跑。他朝他挥了挥手,硬着头皮很干地回了一句好久不见啊。

敖子逸一愣,“啊啊是啊,那么小的重庆愣是十几二十年不见。”

黄其淋吞下那句那是我有刻意去避着你们,拍了拍他的肩,“现在不遇到了吗,我要去晨跑了,那我就先走了?”

“哦哦好的好的,真是不好意思,”敖子逸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在不好意思什么,“那我回去再收拾一下不用的CD,你先走吧。”

“那我先走了?”

“嗯拜拜。”

他揣着一颗心悬在嗓子口,深怕敖子逸扯起他们的曾经。二十八九岁的人,除了他们也没有几个人能从头唱到尾。他走下楼,班上那个数学成绩很好的小男孩背着补习班的袋子脆生生地叫了声老师好,他愣了一会儿摸了摸他的脑袋。

“老师你好像没睡好,看上去很难过。”

“有吗?记得交语文作业啊,你要再不交老师就要生气了。”

“知道了。”小男孩偏过头,躲过黄其淋探过来的手。

敖子逸站在楼梯间里,有股风从楼下盘旋而上,吹过他穿着短裤的小腿。他一哆嗦,往房间里退了两步,又拢了拢不用的废品,想起什么似的戴上口罩。

你在慌张什么啊。敖子逸闷声闷气地叹了口气,提着垃圾袋下楼去。

黄其淋晃了晃脑袋,亦是叹了口气。

3、

周日晚上七点,敖子逸的经纪人就跑来楼道里一家一户地去敲门,脸上堆着笑意,手里提着果篮。

黄其淋正为明天的课程焦头烂额。戴着黑框眼镜,面无表情地为敲门敲的抑扬顿挫的经纪人开门。那个穿着碎花裙的女人先是一愣,又很快地往敖子逸紧闭的房门望了一眼。

“我见过他了。”黄其淋道。

“那那那就好啊。”经纪人搓了搓手,“今后还得麻烦你别把我们家那个傻小子的住址给暴露了——对对对,可能到时候会麻烦你帮他打个掩护,还是劳烦到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嗯。”

经纪人把手上的果篮塞进黄其淋手上,眼瞧着黄其淋关上门才掏出钥匙拧开敖子逸的家门。敖子逸没睡,坐在地板上整理物什,抓着十几年前的CD发呆。

“干嘛呢我的祖宗?明天你还有活动呢?”

“你看看这张CD,二十年前了的,陈鸿宇的《行歌》。”敖子逸从地板上站起来朝她走,“我之前跟对门儿那人特意每人买了一张,但后来不知道怎么找不到了。”

敖子逸打着哈哈挠了挠脑袋,“就,之前没看到它的时候特想它,总觉得没完成什么,找到了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唉,我们都快三十了。”

房间位于城市郊区,窗外是连绵不绝的流水与杂草。天阴沉,有云如缕。市郊看不见星星,一眼望罢正逢幕布拉起,灰黑而淡漠。

经纪人不擅长安慰人,只能把没送完的果盆轻轻放在地上,悄悄地拉上敖子逸的家门。

敖子逸手里看着那张CD碟片,终究还是没舍得把它塞进垃圾袋里。他悄悄透过猫眼看见黄其淋开了门,戴着眼镜,眼神写满了成年人习以为常的疲累。

他喘了口气,坐在楼梯间发呆。月亮就那么小的一道弧线,全都收进他的眼里。

他穿着灰色睡衣,盘着腿坐在楼梯间左边。起风了,吹过他的头发,扇动起单薄的衣角。

黄其淋觉得很累。

不是工作困难,他热爱现在的工作——也不是家中矛盾,他总是心怀牵挂——更不是邻里关系,他总是讨他人喜欢。

也许……也许是伪装了太久。

人啊人啊,都是复杂的生物。拼命地去讨不相干的人零星半点的喜爱,多累啊,多不讨好啊。

黄其淋正发呆,一双手轻拍他的肩膀。他吓了一跳,仰着笑容要站起来,对上那双深邃干净的眼睛。

“坐吧,也陪我坐会儿。”敖子逸说。

敖子逸把耳机的左线递给黄其淋,两个人一起看着窗外那个并不靓丽的月亮。

古人月色入户得以欣然起行,我们连欣然起行的理由都没有一个。黄其淋想起自己刚备的课,这样想。

“我有时候会觉得,敖子逸,我们真累。”

敖子逸不说话,只是揽了揽他的肩。

“真矫情,算了不说了,你陪我坐会儿吧,就当老友重逢。”

敖子逸启唇轻笑,“好,老友重逢。”

黄其淋和敖子逸安静下来。敖子逸的手仍旧搭在黄其淋的肩上,两个人一起发着呆,黄其淋的手轻轻搁在敖子逸的腿上。窗外月色慢慢落尽,风也停了。

行歌
谁在一边走一边唱一边回望
有些苦涩始都要去尝
怎么
这些年不太失望也不要提起过往
从前轻狂绕过时光

黄其淋回过头,敖子逸已经睡着了。张着嘴,手还揽着他的肩膀。

4、

敖爸爸:我找到他了(=゚ω゚)ノ
程爸爸:谁??
程爸爸:哦哦哦哦!!
程爸爸:?!厉害了!在哪儿啊?
敖爸爸:住我家对门,你说巧不巧?
黄爸爸:加油!一举拿下攻破城池喜结连理早生贵子!
程爸爸:不过我搞不懂他,退出了就不跟我们联系算什么事啊??
黄爸爸:你找机会让我们几个跟他聚一聚吧,这么多年不见了,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
敖爸爸:在当老师好像,辛勤的人民教师
程爸爸:唉,他过得好吧?
敖爸爸:我加了他新微信,翻了翻好像过得不错

5、

黄其淋推开门,正巧看见敖子逸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从房间里出来。

他一愣,又很快于心了然。

“啊,有工作?”

“嗯,去北京。”敖子逸摘下墨镜来,眉毛都搡到一块儿了,“我还没休几天假。”

“那你加油咯,我也要上班去了。”黄其淋指了指背在身后的包,“唉都是为了生活,好好努力,到时候我看你直播。”

敖子逸眉开眼笑。他揽着黄其淋的肩膀硬生生带着他挤下楼去。黄其淋刚想摁电梯门,敖子逸就抓住了他的手。敖子逸指了指他的脸,“我不太方便走电梯在上班高峰期下楼诶。”

黄其淋张嘴想说那就拜拜咯,敖子逸就抓住他的手,“跟我走楼梯下去好不好?”

“你……”“拜托啦。”

黄其淋看着敖子逸勾着自己指尖的手指,一时竟也忘了反驳,被他就这样勾着手下楼,又被一句“我们顺路,搭我车呗”勾上了车。

黄其淋戴上眼镜,就着车窗外的灯光整理ppt,路上遇到红绿灯,他抬起头去看表,这才看见敖子逸就这样看着他。

他觉得有点别扭地咳嗽了一声:“我……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啊?”

“那你看我干嘛?”

“我觉得你好看才看你咯。”敖子逸说完又着急的补充,“你想哈我们这么久没见面了是不是,我总觉得现在的黄其淋跟之前的黄其淋对不上号。”

“哦。”黄其淋又低下头。

敖子逸把屁股往这边挪了挪,脑袋抵着黄其淋的脑袋,“诶,你在教哪个年级?”

“初二。”

“小朋友啊?”敖子逸笑开了花,“诶我从北京回来以后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呗,我挺想去吃火锅。”

“你什么时候回来?”

“呃十一月份末尾争取吧,我最近就接了几个综艺。”

“那……”黄其淋拖长了音,“好啊。”

6、

时间如流水一样的过。黄其淋每天晚上仍旧一身懒散,趴在沙发上就过去了。只是敖子逸的经纪人给他配了一串敖子逸房门钥匙,要他在方便的时候去里面制造点有人居住过的痕迹。

他揉了揉眼睛,把教案放在敖子逸家的茶几上。他作为全校最年轻的年级级长总是得胆战心惊。他打开敖子逸家的电视,把冰箱里给他准备的榴莲班戟拿出来,靠在沙发上庆祝一星期一度的假期。

敖子逸家的电视有一张碟片还没退出去,里面刚好摁了暂停。黄其淋记住时间点,简简单单写在茶几旁的杂志封面上,顺着进度条往下看。

电视机里那张放大了的敖子逸的脸让他措不及防地挑了挑眉头。他总是关注敖子逸的电视剧,这一集好像还没看过。

剧情大抵就是俗烂的两男追一女,不太相同的就是那个酷炫的男二号最终抱得美人归,而好巧不巧的,敖子逸是那个男一号。

屏幕上的敖子逸眼睛会说话,那么温柔又疏远,推了推女主,“错过你是我的问题,没看清……这么久没看清也是我的问题,你什么也没做错,你喜欢上了他……是好事啊,我错过了你这么久不是吗?”

黄其淋被这双眼睛勾的一愣一愣。

“我不等你,你要知道。你要好好地过自己的生活。”

黄其淋心里一软,班戟都忘了吃。他给敖子逸打电话的时候敖子逸正在休息,手里捧着个晚熟的西瓜啃。

“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嗯?大概……还要几个星期吧?”

“你的电视剧我看了,就是你摁暂停的那一个。”黄其淋顿了顿,把话筒拿远了点。敖子逸果不其然在那头大喊大叫,惨烈地如同车祸现场。

“我也不想演偶像剧啊!当时公司就给了我两个剧本,这个还有点破案的戏份我就接了,你别看了太矫情了……!”

“你不等她。虽然错过了那么多年,也许我也可以有那么个荣幸去等你吧。”

“……”

“……不好意思,最近在备一堂情诗的课,可能说话有点矫情。”

“没事!”敖子逸怕他挂电话,忙喊道,“你等吧,你要是不愿意等,我也可以等,你要是不愿意让我等,我还可以找!”

对啊我可以找。

就像我前十几二十年做的那样。

7、

黄其淋:嘿,什么时候回来啊
敖子逸:你十几年没找我诶,怎么现在这么着急
黄其淋:不是,麦当劳果饮第二杯半价快结束了,你再不回来我就喝不到了,我超想喝
敖子逸:那你之前呢
黄其淋:我也没办法咯,另一杯给我姐,或者不喝
敖子逸:那怎么现在才找我……还是我找你!
黄其淋:你要是不出现的话,我就不会找你啊
黄其淋:我又不擅长自己去联系一个关系
敖子逸:那你又不让我去找你
黄其淋:年少轻狂啊年少轻狂,我后来还去广州工作了四五年,能找得到我才怪
敖子逸:那之前呢!我们谁都联系不到你!你家还去旅游!
黄其淋:啊那我倒是故意的
敖子逸:……

8、

“所以,人间有几大喜事,大家知道是什么吗?”

黄其淋在讲台上掰着手指数,“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人,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咳咳,张嘉康你笑什么?洞房花烛夜好笑吗?”

“……黄老师?”

黄其淋眼角浸着笑意,回过头来的时候仍是对着孩子们那副单纯的模样。敖子逸站在门口,看得有点呆。

“哦你等下。”黄其淋朝他做了个口型,“那个,各位哈,自己看会书好吧?回来我们再就金榜题名时来做个深入的讨论。”

他快步走出教室,课室里响起哗啦啦的翻书声。有几个女孩子认识敖子逸的脸,开始叽叽喳喳,班上喧闹起来。

“你来干嘛?”

“放假了啊——这是我的母校,我就过来看看嘛,结果一看初二的年级级长,还是你啊?”

“我在上课!”

敖子逸呼噜了把黄其淋的头发,“那我可以过来旁听吗黄老师?”

“……”

“拜托啦。”

黄其淋觉得这一阵子他总在让步,也许就是因为这个他才躲了敖子逸这么多年。他叹了口气,拉着他的手腕把他抓进教室。

“呃,今天来了个学长,在这个学校毕业的,有谁愿意让他坐在旁……”

“不用了黄老师,我坐你旁边就好啦。”

黄其淋瞪了他一眼,敖子逸笑眯眯地看着他。

黄其淋又被他看的没了脾气,忍气吞声地墩了个板凳在讲台边,接着讲自己的课。

“话再说回来,金榜题名的概念,就像一个不小心考上了北大一样。文人志士们不管适不适合当官,总喜欢考,考不上吧生气,考上了吧官不大生气,考上了官大又被贬谪了更生气,今天讲的许多诗人都是这样,像前期的苏轼,就是我们之前学过的记承天寺夜游,愤懑不平……敖……同学,你认真听课。”

“我大学都读完了,只是来看看老师而已。”

“……”

班上的女孩子早已无意听课了,她们盯着敖子逸只差没叫出声,黄其淋叹了口气,用眼神与敖子逸交流。

希望你见好就收吧敖子逸,我们真上不了课了。

敖子逸像是抓不住他的脑电波一样,只是眯着眼笑,傻兮兮的像十几岁一样。

黄其淋拍了拍手,“我们再讲讲《诗经》里面的几段——”

“诶我打断一下,黄老师那么好看你们怎么不看他啊?”敖子逸义正严辞,“别看我啊我电视上经常有,你们黄老师可只是你们年级的财富。”

黄其淋皮笑肉不笑。

“真的,是连我都最近才找到的财富。”

黄其淋笑不出来了。

然后下课了。

8、

黄其淋的语文课恰巧是最后一节。年级照例要集会。敖子逸坐在一群学生崽子中间听带上了眼镜的黄其淋用无奈的语气规定一系列校规校纪,然后轻声笑起来,用好听的声音轻声说:

“不过呢,要是你们能稍微乖那么一点点,我们下个月,悄悄出校门去玩?”

敖子逸心中很满足。

没有遗憾了没有遗憾了。他想,听黄其淋这样温柔的说话人生已经没有遗憾了。

放学以后黄其淋在校门口被身后围着一群照相女孩的敖子逸给截住了。敖子逸回过头,遮住黄其淋,两个人勾着背钻进车里,经纪人叹了口气。

“我们去哪儿吃!”敖子逸的眼睛亮晶晶的。

“你能去哪儿啊?”黄其淋耸了耸肩,“去我家吃吧?”

“好好好,”敖子逸点头如捣蒜,“对了,阿黄,你对学生崽子好好啊。”

“我从来不喜欢惩罚措施。”黄其淋道,“给他们个媒介,让他们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才有意思,也有作用。”

敖子逸眼睛亮晶晶的。

“那你当初……是因为这个退出了吗?”

黄其淋不说话了。

“好了你别不说话,我不问了好吧?”

“其实,我只是……”

“帅哥们——到家了——”

“算了,走吧。”

敖子逸瞪了经纪人一眼,经纪人耳朵里插着耳机在跟下属交代工作,没注意。

黄其淋手往后一伸,愣了一会儿又想收回去,敖子逸趁着他没收回去攀上他的手,站到他左边去。

“阿黄阿黄,今天晚上吃什么啊?”

“嗯拍土豆好不好?”

“……”

9、

酒足饭饱思淫欲,敖子逸看着仍旧在冒着泡的火锅炉子,摸着肚皮嚷嚷着要不得了要不得了。

黄其淋嘴巴被辣的通红,嘶嘶地哈气。

敖子逸忽然正襟危坐。

“?”

“你到底是为什么不找我们?!”

“为什么?”黄其淋摘下雾气斑驳的眼镜,垂头用衣角擦了擦,“大概是嫉妒和知好歹。”

“因为我不想退出。”黄其淋说,“但家里人叫我退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执拗的人,我只是遗憾,想着你们总觉得心里酸酸胀胀。因为我是因为成绩才落得退出,所以我考了老师。”

“而且我知道的,就像很多人,不在一个圈子里谈什么共同话题啊?我又不白痴,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还不如断的干净。”

“那你觉得现在呢?”敖子逸托着下巴打了个饱嗝,“有没有觉得我染上了市侩的恶俗气息?”

“……”

“我也没有不好相处吧?我们共同话题我也可以找。”

“……”

“所以——”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不会跑了。”

黄其淋笑着揉揉敖子逸的脑袋,“小逸啊——”

“诶黄老师!”

“……”

行歌的CD袋子不知什么时候从CD堆里掉了出来落在地上,清脆的一声响。房间里灯光昏黄,洋溢着暖意。

10、

“黄其淋,一个星期以后是我们重逢后我的第一个生日诶。”

“好好拍戏,干嘛扯那些有的没的。”

“我想要一个不一样的祝福诶。”

“那你就想吧,好好拍戏,注意身体,好好吃饭啊。”

11、

HiZi其
12月25日0:00 来自iPhone客户端

生日快乐_^

12、

圣诞节过后元旦放假,学生崽子们欢欣雀跃,黄其淋在大喇叭里广播,就着校长给的放假通知磕磕绊绊地念。

“祝朋友们——元旦快乐。”

出校门大概已经到了七点。最后一批留在学校里打篮球的小伙子也被他赶走。他摘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回过头去看,街道一片繁华。

他夹着公文包快步走出校门。电话几乎是在他出校门的那一刻响起。

“喂?”

“啊阿黄是我,我们加班加点,还是没赶完这场戏,明天可能没办法回去跟你跨年了。”

“啊?哦,没事儿,没必要走那个形式主义,好好工作别着急。”

“那我就现在跟你说一声新年快乐吧,明天的跨年我可能在拍戏。”

黄其淋夹着公文包,用另一只手捋了捋额前落下来的碎发,“嗯,新年快乐。”

电话那头若有若无传来催赶的声音,敖子逸应了半天,黄其淋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工作去吧小傻子,你那么火。”

“那……我挂啦?”

“嗯。”

黄其淋擦去手机屏幕上的雾气,抬起头,把手机丢回到包里。街道灯火通明,缭乱地那么苍白。他走回家,而天已经有些冷了。他看着车水马龙倏忽地变成一条五彩斑斓地彩带快步倒退,街边广告牌上拿上敖子逸的脸色黯然。

他行走在街道上,走成一首安静的歌。

“新年快乐。”他抬头哑然。

“我喜欢你。”

13、

敖爸爸:DCX我的机票打好了吗!
程爸爸:我等了半小时才帮你搞定,你以为那么好打!我跟你讲你后天要是回不来我把你摁到地上打!
黄爸爸:假帮你请好了,你要飞赶紧,到时候你经纪人打爆你脑袋
敖爸爸:非常感谢你们了,你们都是仙子【笔芯】
黄爸爸:……
程爸爸:黄宇航
程爸爸:你觉得我们要不要现在就打爆他的头

14、

飞机划过一道弧线。

黄其淋坐在家里,觉得肚子有点饿。毕竟在家里整理了一天的学期总结,他头昏脑胀地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哈了口气。

他出门随意买了两个三文治,路上经过火锅底料店的时候老板叫住他,问道小黄老师啊你不是要我给你准备两包麻辣汤底吗怎么还不来拿。

黄其淋笑了笑,“一个人,忽然就没心情吃了。”

老板拍了拍他的肩,硬是塞给他一袋蟹条。黄其淋哭笑不得,只得说了声谢谢。

他回到家差不多已经七八点。远远的望着远离商业街的住宅区,孑然一身,看上去苍苍凉凉。

他想了想,回家太苍凉,房间里对着一大堆总结还没收拾,这个年,就去那个空荡干净的另一个房间跨好了。

“丁程鑫,我到家了。”

“到家了就好,你经纪人要爆炸了,我们去安抚她,你快点解决啊。”

“我的片段都拍完了,昨晚上赶出来的,导演知道,我就在重庆等你俩回来了。”

丁程鑫飙了句粗口,“你这是爱情的力量?!”

敖子逸嗯哼了一声,插上电源,打开房间的灯,燃起火锅炉子。他翻了翻刚买来的食材,好巧不巧的少了蟹条。他咂了咂嘴,望表觉得已经没时间了,也有些遗憾。

黄其淋拿着钥匙打开门,门里面蹲着个正在翻电话的巨星。巨星回过头,朝黄其淋笑得傻兮兮的。

“我回来了!”敖子逸把牛肉丸倒进煮开了的水里,“有没有想我!”

15、

敖子逸被黄其淋用一个三文治击中了鼻梁,他被爆头了!(x

16、

“唉今天还想吃蟹条来着,结果忘了买,遗憾的一年。”

“呃,我好像买了?”黄其淋从袋子里掏出来,递给盘腿坐在对面的敖子逸。敖子逸眼睛一亮,“你太棒了!”

黄其淋用筷子夹起一个牛肉丸塞进嘴里嚼,眼镜别在衬衫前。敖子逸看着他,忽然就摸了摸他的脑袋。

黄其淋别过头时正巧看见今夜的月亮,圆的像颗蛋。皎白姣好,花好月圆。

敖子逸抬头看了看表,11:59,距新的一年开始还有一分钟。

他在锅里捞了捞,捞上来一个蟹条,庄重地放在黄其淋的酱油碟里。

“黄其淋。”

“?”

“距离2033年还有一分钟,你要不要考虑爱上我?”

这时钟声敲响新年的第一声,余音绕梁不绝如缕,一朵绚烂的烟花照亮了那片夜空。他们要是回过头,能看见那被照亮了的一片下暗藏着一片浩瀚星海。

黄其淋吃掉那个蟹条。

“现在是2033年的第一分钟,我考虑好了。”

17、

“你去了最近的演唱会吗?”

“超级酷,敖子逸帅出地球,蹲直播的小哥哥表示全程看我我都要脸红了呜呜呜……”

“朋友们?”黄其淋推了推眼镜,笑着拦住两个站在楼梯口的女孩,“迟到了哦?”

“啊黄老师!不好意思我们没听到!”

黄其淋摸了摸两个小姑娘的脑袋,“好吧,那就下不为例?你们别告诉别人啊,不然我可就不好做了。”

小姑娘们点头如捣蒜,经允许后疯跑上楼。

“黄教导主任真的是——太温柔了吧!”

“呜呜呜我好喜欢他啊——”

黄其淋四处看了看,已经没了迟到的学生。手机响起,他朝校门口走。

“啊?你回来了?!在哪个机场我去接你。”

“啊?在校门口?不是我说你啊大明星——”

“诶对了,我刚刚逮到两个小姑娘,说很喜欢你诶。”

评论

热度(182)

  1. 南屠北易一团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旧日角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3. 一团白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4. 黄二其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5. 水汽朦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6. 🈚️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7. hhh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8. 切糕丈母娘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9. 奇异果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0. HDHAzchy__xin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1. 随性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12. Timg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13. “我会很想你”小心火烛 转载了此文字